柴郡猫

一个喜碎碎念的叨逼~杂食~不必关注我

宋爸爸:雷干部,我觉着你是脾肾两虚
雷主任:我觉着你是在针对我→_→

愿你所有的努力都有回报


   ——《开国秘密战 我在军法处八年》

晋察冀的记者沙飞是个大才,晋察冀许多经典照片皆出自他手,福骈很器重他,然而在此后一次住院过程中,他枪毙了为自己治病的日本医生——紧张的战斗生活使他把这位医生当成了特务
(八十年代后在包括福骈在内的一众老战友的帮助下重查此案认为是因精神问题而引发的悲剧而得以平反)
此事发生后反战同盟的日本医生们很气愤,要求严惩凶手,福骈还想试一试,请医生会诊其精神状况,会诊结果正常。
福骈知道沙飞必死无疑,眼泪一下子就就出来了。在沙飞临刑前,福骈含泪告诉战士,沙飞喜欢吃鱼,让他好好吃一顿鱼吧……
沙飞知道审判结果后说:
“聂总的命令,我一定服从”
“聂荣臻司令员知道吗?”

最终只能挥泪斩马谡……

福骈自制的煮菜小火盆

少山在许多人心里


福骈的展位上放着很多这样的模型,像在告诉他:
看呐,你曾经参与培育的科技树已经硕果累累了

在博博会看到福骈陈列馆的展位时真是惊喜,视线一下子被展出的书吸引,然后和工作员姐姐说要看看展位的书,这位姐姐马上拿出了两本传记,我说我看过了,小姐姐一脸震惊,我很不好意思的说自己对福骈比较感兴趣,然后小姐姐就送了图3的书给我,一本满足,希望以后能去福骈陈列馆呀

今天去了第八届中国博物馆及其相关产品与技术博览会,每个博物馆都有一个展区,以上分别是少山纪念馆、福骈陈列馆和尚昆故居的纪念章
话说尚昆纪念馆的章真是实诚,就大大的一个“尚”字2333

张居正的后代与少山福骈都认识也是蛮神奇的
还有福骈原来在布鲁塞尔大学待过啊,看样子那时候学的是工程,是后来去沙洛瓦大学才学的化学